长明灯

猫(一)

        罗兰捡了一个奇怪的男人回来。

  雪白的长发,胭脂红的眸子,看起来温顺又干净。
      ……像猫一样。

        男人不会说话,罗兰也乐的清静。

  但是逐渐的,他开始觉得不方便。

  “你叫什么名字?”

  罗兰抚摸着男人的柔软的白色长发轻声问道。

  男人愣了几秒,然后似乎反应过来,慢吞吞的抓住罗兰的手,用手指在他的手心了浅浅的划了起来。

  罗兰扭过头去,他怕痒,若是不忍着怕是要立刻将手抽回来了。

  少年忍着痒,艰难辨识着异国的文字。

  对他而言,作为母语的挪威语,和后来特意学习的中文,这两者都比接触不久的日语要简单的多。

  “涩泽……龙……彦?”少年有些不确定,低头看向男人,“是这么念没错吧?”

  躺在他腿上的男人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眯起眼睛,蹭了蹭他未收回的手掌。

  男人的体温比常年家里蹲的他要高的多,蹭在他手心里的温度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捡了一只猫回来。

  只是觉得而已。

  毕竟这个男人,涩泽龙彦,是个真正的人类,而非那些可以决定了主人就一生不离的小家伙。

  而他,不喜欢一个人。

  离少年捡回涩泽龙彦已经过了三个月。

  罗兰仔细的检查了他的身体情况,好,没毛病!一切ok!

  遵循着“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中国老话,他觉得是时候开始赶人了。

  半人高的旅行箱,满满的塞着他给男人买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明明只是一个普通旅行箱,竟然硬生生塞了半屋子的东西下去。

  男人蹲在门边,伸出手指戳着几乎要被撑爆的旅行箱,向他投来疑惑的眼神。

  “唔……你伤也好了,也该回去了吧。”

  罗兰扭过头,不去看他。

  他对涩泽龙彦毫无抵抗力。

  这点从他买了一堆苹果回来给着男人玩,事后无奈的啃了三个月苹果就能深刻的体会出来。

  如果,只是如果,他其实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与一万分的期待,希望他的猫留下来。

  但是他凭什么呢?

  从骨龄来判断,涩泽龙彦已经是一个标准的成年人,或者说是成熟男人。

  被捡回来时他身上穿的衣服和后来几次书写的文字,也表明他受过良好的教育,生活在经济情况相当,不,非常好的地方。

  最麻烦的是,涩泽龙彦这个名字。

  罗兰·嘉兰诺德,是个黑客,能黑进异能特务科的那种。

  他不喜欢人类,对人仅有的一点同情心还是他那个啰嗦的哥操碎了心才给他培养出来的。

  当初把某人捡回来就真的只是想养猫,加上给哥哥一个安心的借口罢了。

  毕竟他家大哥可是拿猫当儿子养的。

  所以当他发现这只猫养不长了,他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一点也不愧他哥当年说他没心没肺。

  罗兰没目的的胡思乱想起来,

  完全没注意涩泽龙彦已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并且离他这么近了。

  把梅林和王放在一起,在恩奇都的池子里喊了一声:快来抓变态啊小恩!
  结果单抽出小恩😂